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股票行情 > 正文

600337资金流向10月惊变有可能涉及到国际关系

yang yang 2020-09-28 08:03:49
600337资金流向10月惊变有可能涉及到国际关系。

『配资平台』600172股票方正策略:维持牛市第三阶段调整期判断 逢低布局低估值顺周期领域

当前:股票配资平台_配资公司_在线配资炒股_股票配资开户-大连瑞格中学 > 股票配资公司 > 2020-09-28 03:54

  1、7月中旬以来外资持续流出,核心原因在于估值偏高以及全球股票市场波动率的上升。

  2、2018.3-2019.4期间,〔 期货配资114〕,外资流向同人民币汇率密切相关,即贬值600337资金流向10月惊变有可能涉及到国际关系时期外资边际流出,升值时期外资边际流入。2019.5-2020.1期间,外资流向同中美利差密切相关,中美利差开始走扩,叠加A股被纳入三大国际指数,外资持续流入。今年以来国内外疫情所处阶段不同,外资先流出随后大幅流入。

  3、以7月中旬为分水岭,外资今年以来的配置思路发生了明显的转变,减配高估值、与流动性扩张密切相关以及疫情受益的行业,增配低估值、与经济复苏预期相关的行业。

  4、外资的配置思路得到了市场走势的印证,7月中旬以来低估值跑赢高估值、周期跑赢成长,能否延续的核心在于经济复苏的力度,需要关注全球疫情的演绎。

  5、维持牛市第三阶段调整期的判断,配置上逢低布局低估值顺周期相关的领域,如可选消费中的汽车、家电,强周期的化工、有色,地产后周期相关的建材,人民币升值相关的航空、造纸等细分领域。

  摘要

  1、7月中旬以来外资持续流出,核心原因在于估值偏高以及全球股票市场波动率的上升。7月中旬起外资开始边际流出,从7月中旬到8月上旬外资连续4周净流出,9月以来外资流出速度明显加快,单月流出规模达到287亿元,为历史上第四大单月净流出。核心原因有两点,一是估值偏高,万得全A、创业板、沪深300、上证50估值分位均超过75%,行业中消费、成长估值分位普遍偏高,股票软件,部分行业如休闲服务、食品饮料、医药生物计算机在历史极值附近;二是9月以来全球股票市场波动率抬升,VIX重新开始上行。

  2、外资流入流出的趋势性决定因素经历了由汇率、中美利差、疫情所处阶段的转变。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开始600337资金流向10月惊变有可能涉及到国际关系至2019年4月期间,外资流向同人民币汇率密切相关,即贬值时期外资边际流出,升值时期外资边际流入。2019年5月开始,由于关税战开始弱化,贸易摩擦对于中国经济预期的影响趋弱,中国经济下行最快的阶段过去,同期美国经济持续下行,中美利差开始走扩,叠加A股被纳入三大国际指数,外资持续流入。今年疫情爆发之后,由于国内外疫情不同步,外资在国内疫情阶段大幅流出,随着国内疫情迅速得到控制,经济率先复苏,叠加海外资金成本大幅降低,外资在3月份之后大幅流入。

  3、以7月中旬为分水岭,外资今年以来的配置思路发生了明显的转变。7月中旬以来外资大幅流出超过800亿,流出的行业主要是集中在估值偏高的行业,从流入的行业来看,低估值顺周期相关的化工、汽车、机械设备等行业流入居前。反观年初至7月中旬这一外资大幅流入的时间段,外资大幅流入超过1800亿,流入的行业主要是医药生物、电子、电气设备这些受益于疫情或成长属性较为明显的行业。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外资配置思路的转变,即减配高估值、与流动性扩张密切相关以及疫情受益的行业,增配低估值、与经济复苏预期相关的行业。体现在市场走势上,7月中旬以来低市盈率指数明显跑赢高市盈率指数,风格上周期跑赢成长。

  4、维持牛市第三阶段调整期的判断,配置上逢低布局低估值顺周期相关的领域。当前市场的核心因素在于经济复苏的力度,需要观察全球疫情的演绎,是否有可能中断经济复苏的节奏,有利因素在于疫情死亡率在降低,国内防控措施依然较强等。从国内经济的情况来看,生产端依然有韧性,需求端环比仍在改善,复苏的趋势较为明确。对于流动性而言,二阶拐点出现600337资金流向10月惊变有可能涉及到国际关系之后,进入不松不紧的格局,但全市场估值扩张的过程均进入阶段性暂停期。风险偏好仍会受中美关系的影响,美国大选进入冲刺期,10月需关注三场总统辩论的进展,此外,10月惊变有可能涉及到国际关系,地缘政治的风险犹存。市场大跌的风险也有限,10月底将召开五中全会,国内政策依然积极有为。综合来看,市场仍将处于调整期,静待良机,等待风险因素缓释出清,配置上逢低布局低估值顺周期的相关行业,如可选消费中的汽车、家电,强周期的化工、有色,地产后周期相关的建材,人民币升值相关的航空、造纸等细分领域。

  风险提示:疫情大幅蔓延、国内外央行货币政策提前收紧、经济复苏不及预期、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等。

  正文如下

  1 从外资行为看当前配置思路

  1.1 7月以来外资流向的变化与原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