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股票资讯 > 正文

创业板指鑫东财配资 重庆证监局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

yang yang 2020-09-14 12:09:40
创业板指鑫东财配资 重庆证监局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。

  窃听哥哥电话内幕交易,却炒股巨亏被罚本金都不够赔。这样一桩奇葩案件让外界大跌眼镜。

创业板指鑫东财配资 重庆证监局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

  重庆证监局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:余明偷听哥哥电话,得知其所在公司将因并购停牌,满心欢喜地利用内幕交601155股吧易购入20万余元股票。结果复牌后迎来的是4连跌停,他忙不迭卖出所有股票,亏损高达46.8%,剩下的本金交证监局罚金都不够。

  误判形势跌停巨亏的早已有之,在一片大涨中仍能亏钱的也不鲜见。中国证监会曾披露,刘江伟利用内幕信息交易秀强股份股票,明明股价在半年内从11.1元涨到37.1元,他偏偏在最低点卖出,亏损20%还被证监会处罚601155股吧。行政处罚决定书发出后,让股民目瞪口呆。

  纵观历史,有了内幕交易还失手的不乏上市公司董秘、手握上亿元的超级牛散,甚至胡润财富榜上145位的上市公司董事长。

  复牌赶上4连跌,没赚到钱依然狠罚

  事情起源于一桩收购案。天翔环境为收购GAT、Viscotherm AG、中德西拉子和德阳阿维斯4家公司,在2018年6月8日停牌,并在6月11日和22日分别发公告宣布收购。收购事宜已持续谈判3年,天翔环境的副总经理余某也在内幕信息知情人之列。

  但在2018年4月底,余某回家探望父母时,弟弟余明旁听余某打电话得知此事,随即在5月23日以10.45元/股买入天翔环境股票20000股,花费20.9万元。不仅如此,他还用微信通知了朋友王某、杨某、金某、罗某4人,其601155股吧中罗某使用自己的账户买入天翔环境2000股,花费2.021万元。

 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天翔环境在12月10日复牌后股价非但没上涨,反而连续4天跌停,12月13日开盘价仅6.34元。余明的朋友杨某赶忙卖出持有全部2000股,亏损7561.51元,占37.4%。余明本人则迟迟不割肉,据推测在2019年1月才清仓股票,亏损97783.03元,占46.8%。

  尽管内幕交易炒股损失惨重,但重庆证监局认定:此交易“具有大额资金突击转入,重仓买入,成交金额明显放大,交易股票类别突变等特征,成交意愿坚决,账户交易明显异常”。5月28日,证监局做出处罚,对余明除以15万元罚款。如此算来,余明以20.9万元本金净损失24.7783万元,还捎带上朋友的7000余元,实属难得。

  根据《证601155股吧创业板指鑫东财配资 重庆证监局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券法》第202条,证券交易的内幕交易知情人、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,如果在敏感期内买卖该证券、泄露该信息、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,将被没收违法所得,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。如果没有没有违法所得或不足三万元,将处以三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  因此,利用内幕信息交易股票,即使巨亏也不能豁免处罚。这造就了一大批601155股吧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奇葩案例。

  超级牛散到胡润榜大佬,股市失手一视同仁

  海航系“最年轻董秘”就被上了一创业板指鑫东财配资 重庆证监局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课。2019年4月19日,广东证监局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:曹志亚在2017年9月15日之前,知悉了海航基础参与海南铁路混改事项,在随后11月到12月,他用自己证券账户共买卖海航基础股票100000股,成交金额135.5982万元,其中买入成交50000股,卖出成交50000股。一番操作后,他反而亏损23564元。

  这番交易后不久,曹志亚当上海航系公司海越能源董秘。事实上尽管略有亏损,曹志亚却躲过海航基础复牌后5个跌停,否则本金即将折半,而不是仅损失1.7%。在处罚当月,曹志亚就辞任海越能源董秘,按照规定3年内禁入董秘圈。

  2018年11月,证监会601155股吧则通报了另一则更惨痛的案例。刘江伟、张小伟利用内幕信息,在敏感期买入秀强股份股票,刘江伟亏损23.8万元,张小伟获利1.19万元,分别被处罚30万元和5万元。其中,张小伟当时正是秀强股份董秘,知悉秀强股份将引入蝶彩资管资金后,开设证券账户并在办公司用笔记本电脑下单,以7.225万元本金盈利1.1925万元。

  而刘江伟则倒霉的多。蝶彩601155股吧资管入股秀强股份后,向秀强股份推荐了3家并购标的公司,其中联创电子入围。蝶彩资产高级经理陈某林将内幕信息告知了刘江伟,他则用妻子的账户在敏感期内买入秀强股份股票61683股,利用父亲账户买入15100股,共耗资117.83万余元。刘江伟在3个月后卖出,亏损23.8万元,而此时股价正是前后几个月最低点。如果他能再等5个月,秀强股份股价将翻3倍飙升到37.601155股吧31元。刘江伟也堪称有了内幕交易、大好行情,仍然巨亏的炒股奇才。

  在中国股市中,内幕交易却亏损被抓并非少数新人的特例。“牛散”刘伟东在2016年凭借内幕交易,操作吉林森工股票后,不仅亏损128.8万元还被安徽证监局处罚30万元。曾高居胡润富豪榜第145位、资产165亿元的屈振兴,就凭借内幕交易使自己的公司亏损601155股吧220万元,被中国证监会处以30万元罚款。王永琴则听到丈夫王某锋,在电话中讨论他的公司杭州搜影将被巨龙管业并购一事,随后买入巨龙管业股票,巨亏227万并被证监会处罚50万元。

  2016年的一桩旧事仍震撼人心:超级牛散朱康军操纵15个账户,在博元投资重组停牌前买入3706.1万股,成交额高达3.25亿元。结果卖出全部股份后,他合计亏损1.09亿元,还被广东证监局处罚90万元,人送称号“股市活雷锋”。有人认为,这些内幕交易仍巨亏的人,无不在提醒我们:中国股市有风险,参与投资需谨慎。